新冠冲击波:生产受阻,供货周期拉长,全球制造链受考验

近日,网上一则几家德国知名工控自动化厂商对中国市场交货周期延长的消息,引起了业内人士的普遍关注。

 工控自动化.jpg

之所以出现这一情形,主要是由于德国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快速升级,导致德国大量企业员工必须待在家中,这一情况正对当地制造业供应链和生产带来很大程度的影响,德国联邦经济和能源部16日发表声明说,预计今年德国经济增长将显著承压。

实际上,名单上很多德国企业目前在中国本土都设有生产工厂,例如菲尼克斯、西门子、皮尔磁PILZ等等,这些品牌的产品线本土化生产率已经比较高,预计对国内供应链的冲击并不大;但对于部分需要从欧洲工厂进口的产品线而言,则会造成严重影响。据了解,目前一些德国公司正通过增加中欧航线的多个仓位来确保货期交付,同时在国内部分也制定了特殊方案,暂停了此前的常规流程,整合生产、物流、销售及IT等多部门资源,尽可能地将影响降到最低。

而就在16号,倍福总部称,有两名员工确诊患上新冠肺炎——一名以色列员工和一名德国威尔总部员工,目前这两名员工都已经在隔离治疗;为了确保在德员工的安全,倍福德国总部已经采取多项预防措施,倍福现阶段在各个国家的业务运营状况正常,并未受到疫情影响。

倍福于2月底、3月中旬先后两次通过其官方网站对外发布声明:目前公司运营状况正常,未受到疫情的影响。倍福的生产基地在德国,面对疫情,公司第一时间调整运营流程,确保生产、仓储和交付等各个环节的正常运行。在生产周期、物流运输方面加快速度,缩短供货周期,以弥补国内物流时间延长所造成的影响。倍福中国拥有倍福全球三大仓库之一,公司特别决定在中国大幅增加产品库存,稳定供应,消除客户和销售团队的担忧。目前,倍福中国的上海物流仓储中心的最大日进货量超过以往的三倍,它的充足库存完全可以保障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为我们的中国客户持续供货。

谁也没有料到,当中国疫情渐渐平息之际,海外各国正迎来前所未有的疫情挑战,不但考验着各国医疗系统的承受能力,同时也对全球一体化环境下的制造业供应链带来了严峻的考验。

除了欧洲之外,亚洲其他地区同样不容乐观。15号,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宣布实行“区域隔离”政策,“封城”一个月,全球前两大MLCC厂——村田制作所、三星电机都在当地拥有相当多的产能,业界认为,在人员流动、交通运输受限的状况下,一旦库存清空,将出现供应链紧张、价格攀升的现象。

在韩国,3月初,韩国LG旗下的电子零件制造商LGInnotek表示,该公司位于庆尚北道龟尾市的相机模组厂一名员工确诊患上新冠肺炎,工厂需要关闭一天,该公司是苹果手机的供应商之一;而在较早前,LGDisplay也由于同样的原因,被迫关闭了三天。另一家韩国存储大厂也遇到了一样的情况,3月13日,SK海力士位于仁川工厂的一名员工被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所幸的是,这名员工严格遵守了自我隔离规定,工厂的运营并没有受到影响。

情况似乎朝着越来越糟糕的方向发展。北京时间17日晚,意大利品牌车厂法拉利、兰博基尼、菲亚特传来因为疫情和零部件短缺,工厂停产至三月底的消息;标致雪铁龙宣布关闭欧洲所有工厂;大众旗下品牌西雅特、福特等车厂在西班牙的工厂也宣布暂时停产。截止18日凌晨,全球范围内多个国家和城市宣布上升至停航、“封国”、“封城”的严厉隔离措施,其中包括一些重要的工业国,如:德国、法国、奥地利、西班牙、瑞士等。

2020年世界经济形势异常严峻,包括中国在内,全球都面对一个共同的“敌人”——新型冠状病毒,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当前,无论是对于工业自动化行业,还是消费电子行业来说,在环环相扣的产业链格局中,企业已经很难独善其身,这也引发人们对于原本利用横跨全球的供应链寻找廉价劳动力、降低制造成本的工业生产模式的质疑和思考。是要把“鸡蛋放在更多的篮子里”,把制造工厂分散到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以增强安全感;还是要把制造工厂搬回本土,以获得更大的主动权,其实两者都面临相当多的挑战,而其中忽视的却恰恰是最重要的一点,即制造业供应链的韧性和承受力究竟有没有增强。英国《泰晤士报》网站3月5日发表题为《新冠病毒能够引发一场新工业革命》的文章指出,当供应链崩溃、家家户户被隔离时,第四次工业革命看上去更具吸引力了。也许,当终有一天人们战胜新型冠状病毒、生活恢复平静之际,会有更多理性的思考,以及真正切实可行的计划和方案。

本文来源:中国传动网,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