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增速换挡核心在制造业升级5G突破点或是工业级应用

当前国家经济发展的核心是通过制造业升级,以实现经济的换挡转型,大力发展5G并非只为了通信商用,5G的真正使命是为工业制造业升级提速助力,从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5G是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

日前,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对“互联网++”、平台经济等加大支持,壮大数字经济新业态。从数字经济的规模上来看,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总量达到31.3万亿元,占GDP比重超过三分之一,达到34.8%,占比同比提升1.9个百分点。数字经济蓬勃发展,推动传统产业改造提升,为经济发展增添新动能,2018年数字经济发展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7.9%,贡献率同比提升12.9%,超越部分发达国家水平,成为带动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核心关键力量。

而数字经济的发展依托于以5G等在内的“新基建”,数字经济和5G等是“兵马”和“粮草”的关系,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5G作为支撑经济社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的关键新型基础设施,不仅在助力疫情防控、复工复产等方面作用突出,也在稳投资、促消费、助升级、培植经济发展新动能等方面潜力巨大。专家认为,5G投资将直接带来电信运营业、设备制造业和信息服务业快速发展,并通过产业间的关联效应,带动各行业扩大信息通信技术应用投资,增强投资带动递增效应,将与人工智能、数据中心等数字基础设施一起,构建一个全社会广泛参与、跨行业融合创新的生态系统。

为什么要大力发展5G,并不是简单因为网速的问题,更是信息化社会的基石。

国家大力扶持5G建设

正因为5G的重要性,我国对5G的投资支持力度非常之大。

首先,5G频谱的无偿划拨。国外,如印度将5G频谱拍卖,按照现在的底价规定,每家电信运营商将为每100MHz频谱支付高达5000亿-5500亿印度卢比(72亿美元)。我国划拨给移动260M,电信联通各100M,广电160M则是无偿的。

其次,政策扶持力度大。在政策层面上,国家对5G的支持不遗余力,不仅及时的分配了频谱,发放了5G商用牌照,更给各相关企业各方面的政策便利。

再次,资金补助。各地直接补贴运营商建5G基站,深圳补贴1.5万给SA基站;广州等地都给予了补助。

根据三大运营商公布的数据,目前国内开通的基站已超15万个,到2020年底,计划将累计开通超过55万个5G基站。再加上广电,国内四家运营商的5G基站建设规模将达到60万个。以此计算,当下运营商已完成25%左右的任务。

其中,中国电信于3月12日召开全国5G二期工程建设任务部署会,计划在三季度率先完成全国25万5G基站共建工作,力争率先实现5G SA商用。3月20日,中国电信公布了2020年2月主要运营数据显示,当月中国电信移动用户数净减560万户,移动用户数累计3.304亿户,其中,中国电信5G套餐用户数累计1073万户,这是中国电信首次在月度主要运营数据中公布5G套餐用户数。

5G发展空间大带来投资机遇

在当前的5G发展进程中,中国首次踏入第一批商用阵营,并以最大的建设规模领先全球。谈及2020年5G的规模商用,博时基金经理尹浩表示,5G基建首先是大规模基站的建设。“5G采用毫米波技术决定了5G需要建造大量基站,特别是小基站,2019年中国建成5G基站13万站,预期2020年将新建设70万站。目前正处于规模建设的开始阶段。”如此大规模的5G基站建设,将会引领上游硬件设备提供商对5G软硬件的研发和生产。其次,5G网络的形成会推动新的终端设备的研发和生产,包括手机、无人机、检测设备、智能家居等。5G和行业结合发展会带来新的应用以及新的商业模式,将产生显著的经济效益与机遇。根据中国信通院《5G经济社会影响白皮书》预测,2030年,5G带动的直接产出和间接产出将分别达到6.3万亿元和10.6万亿元。由此可见,5G将从上游设备、中游终端及下游应用整个产业链来引领下一轮投资周期。

5G所带来的投资机会贯穿整个产业链。上游机会主要集中于5G基站建设,主设备商将率先受益,这些主设备商提供基站、传输和核心网传输设备;5G建网阶段,上游模块和元器件类公司属值得关注的投资标的,在上游模块和元器件重点关注滤波器、PCB、天线和光模块的需求增长。中游终端方面,5G手机规模量产将会带来大量手机基带芯片、射频前端芯片、天线的需求。下游应用方面,当前5G应用仍在探索期,媒体娱乐消费升级仍是5G时代较大商机。

 

本文来源:通信信息报,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谢谢!